關燈
護眼
简体
第1416章 給你三個計劃
上一章 書架 目錄 存書籤 下一章
    歐氐斯懵逼了!

    在沈安的一頓輸出之下,這哥們已經有點找不到北的意思,好像自己的確是被他老闆給玩弄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王爺……”

    這兩個字,在他口中顯得格外沉重,歐氐斯原本想要問問沈安,如何能夠讓自己躲開這一次的災禍。

    但是就在這些話要出口的時候,他才突然意識到,好像自己這麼問很不禮貌啊。

    而且人家憑什麼教他?

    雙方現還在打仗,彼此之間都是敵人,他本人作爲對手軍隊的頭目,要是能直接被弄死,那不是也給大梁減少了很多麻煩嗎。

    怎麼看,人家不教他,都是有好處的,那麼還何必要教給他呢?

    就問一句,憑什麼!

    “你要說什麼?”

    見他話說了一半,沈安問道:“有什麼話,你可以直接說的,咱們之間不必避諱那麼多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歐氐斯一時半會也想不到什麼藉口,看着他尷尬的樣子,沈安決定給他一個機會,當然策反他不是目的。

    真正的用意,還是讓歐氐斯見識一下大梁的氣度,因爲此刻在這裏的,除了他之外,還有好多侍衛。

    這些人,相信大流士不會要他們的命,所以可以借他們的嘴巴,去宣傳一下大梁的風度。

    “其實不必說,我也知道,你現在心裏在琢磨什麼。”

    微微一笑,沈安倒了杯酒給她:“你是不是希望從我這,得到一個解開困境的辦法?你不想死,是不是?”

    歐氐斯樂了,誰他麼想死啊。

    死,要麼就是無可奈何,要麼就是諾懦夫的作爲,不管是哪個理由,他都不願意接受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微微一笑,他雖然沒開口,但沈安已經從他的神色中得到了答案:“你想要解開現在的麻煩,其實也簡單,不過三種方法。”

    第一種,就是留在大梁!

    “本王有辦法,讓你的妻兒老小,都安安全全的來到這裏,但是你要揹負一個叛徒的罵名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個辦法,就是本王留下你一些東西,希望可以用你殘缺的身體,換來大流士對你的手下留情,但是這個到底是否好用,本王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我對大流士卜算瞭解,所以也不確定他的性格,和爲人。”

    沈安說的是實話,畢竟不是所有東西都能從書本上找到答案。

    歐氐斯沒有開口,前兩個辦法,對他來說都不想選擇。

    沈安也不見怪,繼續往下講:“至於最後一個辦法,要難一些,執行起來也困難,但是如果操作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結果將會非常不同。”

    哦?

    這下歐氐斯來了興趣:“王爺說的可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當然。”

    眯着眼睛的沈安,笑起來那麼叫人如沐春風。

    “聽清楚,最後一個辦法,也是最冒險的,可一定那成功你會得到前所未有的榮耀。”

    歐氐斯的耳朵都快豎起來了,生怕漏聽了一個字。

    這最後一個辦法,要分成三個步驟。

    第一個步驟,是沈安方面給歐氐斯開出一些條件,還要通過不正當的手段,傳到大流士耳朵裏面去。

    這些條件看似是要招攬歐氐斯,但實際上,卻要在背後謀害他。

    沈安在此要給出一個註解:“雖然是謀害你,但實際上矛頭指向的事薛西斯。”

    有了第一個環節之後,第二個環節就複雜很多,通過前者的鋪墊之後,將矛頭引向薛西斯,而歐氐斯要做的,就是在進行到這一步的時候,直接派人去殺掉薛西斯。

    “薛西斯不死,你就要死。”

    沈安說的言之鑿鑿,一點避諱都沒有:“殺了薛西斯之後,大流士一定會問罪與你,但是那個時候,你什麼都不要說,只有這樣的態度,才能保證他不會立刻殺掉你。”

    “他不殺你,你就有機會,到時候你要告訴他,所以這麼對付薛西斯的目的,是因爲他已經和本王達成了協議。”

    說着,沈安這邊讓於廉取來一張波斯軍隊的部署圖,這是無音之前帶回來的,最精確,也是全新的部署圖。

    “這個你可以帶走,作爲薛西斯私自與我們聯繫的證據。”

    歐氐斯開始還不知道是什麼東西,可當他看到那圖捲上的內容之後,頭髮都豎起來了。

    這特麼的是真的?!

    他實在沒有辦法相信,自己一方如此精密、機密的部署圖,竟然會絲毫不差的出現在沈安手中。

    這張圖,可是七八天前,才最後擬定部署,繪製出來的。

    “您,您是怎麼得到的!?”

    別說歐氐斯沒有往間諜方面想,關鍵是就算他想了也沒辦法相信,整個波斯軍中能夠接觸這張圖人,屈指可數。

    這裏面還要包含了大流士和薛西斯兩個。

    剩下三個,再包括一個他,誰可能把圖紙泄露出去?

    間諜別說能不能觸及這個東西,就算他知道,也找不到啊。

    “你很震驚嗎?”

    他越是這樣,沈安就越穩:“這算得了什麼,我大梁掌握的東西原本你看到的更多,如我所言,都能保證讓你的妻兒老小,安安全全地抵達大梁,你說我什麼做不到?”

    對!

    他不是人!

    是神!

    一瞬之間歐氐斯腦子裏面竟然莫名其妙的蹦出這麼一個念頭來,雖然他很快就把念頭給壓了下去,但這依舊不能阻止震撼的蔓延。

    他在捫心自問,波斯人這一次到底面對的是什麼樣的敵人。

    大流士雖然號稱萬神之王、萬王之王,可這都是他給自己做的人設包裝,不能作數的。

    別的不提,光是沈安現在所展現的這些東西,他就和人家完全沒法比。

    那還有沈安沒表現出來的呢?

    我的天!黑風暴之神啊,請你將我帶走吧。

    歐氐斯欲哭無淚,這會他已經來不及爲自己去琢磨什麼,反覆蹂躪他內心的,還是已經可以預見的失敗。

    波斯人絕對打不過他們,就沒有可比性的那種。

    “王爺的話還沒說完,你在看什麼!”

    於廉看他出神,冷言冷語的提醒道:“你還打不打算把後面的計劃都聽完了?難道你不想要命了嗎?”

目錄 存書籤 上一章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