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繁體
第1424章 春秋书上要离事
上一章 书架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
    深夜登门!

    欧氐斯当时从床上坐了起来,眉头紧缩在一起,他对于廉的印象其实很好。

    但这也并不妨碍他,不喜欢于廉。

    谁让这个家伙,之前总是想方设法的要弄死他们呢?

    即便眼下,同样在沈安部下做事,可他仍然觉得这是个危险的人物。

    但是欧氐斯很理解他,如果换位思考,他在于廉的位置上肯定也会这样做,甚至可能做得更过分。

    都理解,但并不接受。

    他不想和这样的人打交道,毕竟米随时都有可能出现巨大的危险。

    可人家登门,他也不好意思拒绝。

    深吸口气,欧氐斯还是来到了营房门前,热情的将他请进来。

    “于将军,不知道您这么晚过来,有什么见教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。”

    于廉呵呵一笑,满脸的真诚,反而让欧氐斯更疑惑了。

    其实他不知道,这一次于廉也是带着任务过来的,沈安白天时候所说的计划自然不会改变,但是有一个问题,诚如欧氐斯说的一样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靠着两片嘴去忽悠大流士,明显是行不通的。

    要想让他相信这一切,还得另外做些准备,但至于是什么,沈安就没办法当着那么多人面前开口了。

    这不,选择了深夜时分,让于廉做他的嘴替。

    当着那么多人,沈安必须保持自己的身份,他也是要人设的;尤其是面对这些才归化的人,他更是要拿出态度来。

    非得塑造出来自己算无遗漏,且百算百中的人设,才能让这些家伙更好的臣服下来。

    关键是,每每在这样的时刻,所要使用的策略,都阴狠不已。

    这么毒辣的手段,肯定也没办法昭彰在外人面前。

    于廉呵呵一笑,找他讨了一杯茶:“欧氐斯我知道,也许你现在觉得我是个很危险的人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

    既然对方选择了坦承,欧氐斯当然不会让他失望:“于将军,我很佩服你的为人,作为一个将军,你的确做到了自己的责任。”

    “但我,过去是你的敌人,现在我们是同僚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说,不管我什么身份,我也不希望和你这样的人接触太多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,非但没有让于廉生气,反而还得到了对方的认可:“说得好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能看的这么通透,我也不再罗嗦,咱们开门见山吧。”

    放下杯子,于廉直接从怀里掏出一本春秋书来。

    “这上面叠了一页,你可以看看那个故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大人一定能明白我的心思。”

    闻言,欧氐斯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,但他还是选择翻看一下这本书。

    春秋历史,原本就是个热血澎湃的年代,无数英雄、传奇人物,层出不穷。

    而这一次,于廉为他挑选的故事,正是要离的故事。

    要离,春秋时期吴国人,生活在吴王阖闾时期。其父为职业刺客,要离为屠夫,后由于成功刺杀庆忌,为春秋时期著名刺客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很有趣的人,虽然那他老爹就是作此刻的,但是并不出名。

    而要离呢,也没能直接继承他老爹的职业。

    后来还是伍子胥看重了他,见到了要离贪图名声这一点,为他提供了一个流名千古的机会。

    而要离呢,虽然刺杀了公子庆忌,但他并没有美名流芳。

    因为他的手段过于残忍,而公子庆忌,也用他的义气,将要离羞臊的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更加有名的还是要离刺杀庆忌之前所做的准备,苦肉计!

    他不但火烧了自己的父母妻儿,甚至还配合伍子胥的计划,斩断了自己的手臂,以一具残躯得到了庆忌的认可。

    看过这个故事,欧氐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,他不知道要钦佩庆忌,还是要感慨要离。

    但是这都不重要。

    于廉眯着眼睛冷冷的看着他:“大人看过这篇故事,可知道我的用意了吗?”

    欧氐斯点点头,脸上不免多了几分悲壮:“我不知道应当如何阐述我的情绪。”

    “但不得不说,王爷能这样做是,才是真正逐鹿天下的人。”

    虽然他没有给出什么明确的回答,但这已经足够了。

    于廉站起身来,面色肃然之中多了几分真诚的和煦。

    双手抱拳,躬身一拜。

    于廉夺门而去,再没有回头。

    当然,他也没有带走那本书。

    灯火昏昏,夜光如岚。

    这一刻欧氐斯心中翻江倒海,但是却别有一种清醒在其中。

    好半天的沉默之后,他缓缓的走到剑阁边上,抽出自己随身携带的弯刀。

    这把刀,跟随他很多年了,不知道在战场上饮光了多少敌人的鲜血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他是什么样的豪情?

    而今天,就在此刻。

    他要用这把陪伴了他多年的利刃,学着书中要离的方法,斩断自己的手臂,用这条残缺的身体,去得到大流士的信任。

    他不是要离。

    他还有妻子,还有孩子,还有一个光明的未来,也不必遭到庆忌那样豪情的碾压,而最终羞愧而死。

    “我王,你如果有沈王爷一般的英雄,我们也许就战胜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王,我的波斯!”

    内心的呐喊,他不能发出声来,而是在这烛光之下,用利刃连根切断了自己的右臂,瞬间血涌的同时,剧痛也让他的身体不断痉挛。

    但叼住了利刃的他,只是呜呜的低吼,挪动着已经站不住的身子,一点点蹭到火炉旁,将伤口直插进去。

    炭火的灼烧,剧烈的痛楚,让他双目赤红,额头上的青筋都快裂开了。

    等到不在疼痛时,欧氐斯知道自己已经麻木了。

    恍恍惚惚的他,都有不知道自己时怎么挪到一旁的,总之他离开了火盆,总之他还活着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!

    欧氐斯不告而别了,他的营房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拿走,唯有剑阁上留下的一根刀鞘,仿佛见证了什么一样。

    沈安在于廉的陪同下,看着那营房中被草草磨灭的痕迹,无言无语正式他会最大的敬意。

    许久许久之后,他这才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面无表情的转过身去,沈安下令,全军后撤!

目录 存书签 上一章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