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繁體
第1248章 抵达长州
上一章 书架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
    黑熊这一辈子,跟着宓珞可谓是一步都不离开,不管是遇到什么样的危险,也不管是即将发生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哪怕前面是千刀万剐的境地,他也会毫不犹豫的冲上去。

    毕竟……当初他刚入伍的时候,因为贪酒,要不是宓珞当时救了他一条性命的话,这小子怕不是已经成了军棍下面的烂肉。

    自从其父母早些年见病死之后,他就彻底将宓珞当作自己的亲爹看了。

    只是宓珞平日之中,对手下管理严格,并不允许在军中出现那样俗套的称呼,所以他才没改口。

    不然这二人早就是父子关系了。

    “这地方我们是之前可是从来都没来过啊,这他娘的好看!您瞧瞧,到处都是黄橙橙里面还带着点绿,好像是那个熟透了的提子一样!”

    这叫什么比喻?

    宓珞倒是也懒得理他,只呵呵的笑了笑,但是该说不说这地方无论是风物,还是景色,都让他心旷神怡别有一番说不出来的滋味。

    “想想沈王爷,也的确不是个普通人啊,我要早知道他是这种人,当初就不该做那种事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,何必呢?”

    黑熊没心没肺的笑了:“当初的事情,咱们早就不用放在心上,那都是小事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您坐镇枢密院,不还是沈王爷那边力主的?所以您和他之间早就是朋友了!”

    真的是这样吗?

    宓珞心里面最清楚,他和沈安无论在什么时候都绝对不是朋友,而今的关系,不过是交情有,上下级,就这么简单那。

    早晚有一天如果有需要的话,他还是会离开沈安的手中,但是……他已经不想再和沈安作敌人了。

    倒不是畏惧他的力量,只不过是而今亲眼所见沈安造就的一片功业,明眼人也好,瞎子也罢,都无法否认。

    这是他们所做不到的。

    无论权争还是其他的什么,总之最重要的,就是不要耽误国家的政务,只要这方面不出问题,至于其他的都可以忽略不计。

    “你们以后啊,还是管好自己的嘴巴,我虽然不在军中了,但你们也不能忘记我的命令。”

    宓珞狠狠的等了他一眼:“当初我就说过,在军中不允许出现任何俗套的关系,以后你小子可是要注意了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黑熊虽然蛮横张狂,甚至混不讲理,但可在宓珞面前,这家伙总是那么低眉顺目,只要是他所说的话,就没有不肯听从的。

    “大人放心您要是不高兴的话,我就不说不就得了?”

    “对了。”

    欣然一笑,这边宓珞说道:“讲点正经事,当地的官员可知道我们的行程?”

    “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又一个武弁徐东上前来道:“长州刺史薛林知道大人今日抵达,所以已经提前派人和我们联系,这边他做好了迎接的准备。”

    怎么说,宓珞都是朝廷的枢密院副使,身分高绝,一个州刺史自然不可能不趁着这个机会,好好的巴结一下,即便是吃顿饭,招待招待,那么能只能加一点好印象也是意见不赔钱的事。

    对于这些外任官员来说,好多时候,上官的一句话,也许就是他们的前途,有些时候上官的一个眼神,或许就能断绝他们日后几十年的前程。

    谁敢小觑这些人情往来?

    “他一定要招待吗?”

    不管薛林那些外任官怎么想,可是宓珞却十分不喜欢这样的活动,他总觉的自己要是多吃了那些人一口东西,都会影响到自己身上的洁白羽翼。

    但是好多时候,他还是介于同僚之间的面子,不能去拒绝他们。

    好说歹说,他作为朝廷的枢密院副使,要适合手下的官员们打不好关系,到时候对人家有影响,对自己也是一种架空。

    虽然身在枢密院,他并不担心无法传达命令,但是同样的命令,也要看什么人去下发。

    如果是别人下发,到时候令行禁止,皇帝那边好交代,同时自己在官员之中也有面子,万一要是轮到她的时候,一封策令下去,底下的官员们推三阻四的,即便是稍微有一些延误,耽误了朝廷的事情,那也是吃罪不起的。

    朝政乃是第一要务。

    “行了,既然是这样的话,咱们还是去吃顿饭吧。”

    叹了口气宓珞心中暗暗打定主意,和薛林见面之后,只一餐便饭之后,就立刻起身,他宁愿在路上扎帐篷,也不愿意住在刺史府中,到时候落人家的口实。

    这边正说着,就看身旁重来一群人,看他们的衣着都是当地的兵丁,一个个神色紧张,脸上带着浓重的杀气,一看就是从死人堆里面滚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前面的,可是朝廷来的宓珞大人吗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一个兵头子这边赶上来问话,黑熊傲气十足的,看都不看他:“你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回大人的话,在下乃是长州刺史,薛林大人的部下,特意在此等侯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不等宓珞开口,黑熊就不乐意了,这叫什么事啊,他们大人不管在什么地方,从来都是当地得最高官员或者是主管官员出面迎接,今天在长州,他们竟然就派了一个小小的兵头子过来,这难道是看不起他们大人吗?

    “滚回去!让你们薛林赶紧滚出来迎接!”

    “不要这样说话。”

    宓珞在一旁摆摆手,之后转而看向满脸通红的兵头子:“不要听他的胡说,既然是薛大人有请,我们这就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大人。”

    兵头子闻言当时松了口气,急忙前面引路,他甚至不敢回头去看看,一想到黑熊的那张黑脸,兵头子心里就翻嘀咕,虽然说宓珞乃是朝廷的枢密院副使但是一般而言不是这些大官,官职越高,对人就越和善吗。

    怎么枢密院副使大人没说什么,反而是一个随从的武官竟然会如此难对付。

    这人的脾气好像是着火了一样,说话也难听,性格也强硬,那么其不是说那位枢密院副使大人,要更加难伺候?

    心里嘀嘀咕咕的,兵头子暗暗打定主意,不然还是把这边得情况,给他简单介绍一下面对之后再有什么更多的误会才好。

目录 存书签 上一章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