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繁體
第1179章 讯问开始
上一章 书架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
    便宜行事!

    说起来只是四个字,但是这里面有多大的分量谁都知道。

    假如要是现在有人去靠近白云宫的话,不管你是什么身份呢,也不管你的目的是什么,左右只要他们觉得你危险,就可以立刻诛杀,且不用承担一点责任。

    那可是杀人的机器啊。

    “这一次秦俊特意安排了金袍太监在那,只怕是为了保护云妃,要是本宫没有猜错,只怕他已经看出了什么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?!”

    秀儿楞了一下,当时心里发慌:“娘娘那秦俊大人就真的这么厉害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眯着眼睛,刘槿薇一脸正色地摇摇头:“左右你们都小心一点为好,之后要是有什么需要,或者是他要你们去帮忙破案的话,千万记住,一定要积极。”

    必须要明确的一点就是绝对不能让秦俊怀疑到他们身上。

    “你要告诉宫中的每一个人,要是谁漏了马脚的话就自己了断不然到时候本宫也不会手下留情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

    从刘槿薇的态度上,秀儿就能感受到这件事的严重性,怎么说呢,现在他要是一点都不害怕,那绝对是是在彻底,然而现在就是害怕其实也没什么用,谁让这件事已经发生了呢?

    “那么娘娘我这就去安排一下。”

    刘槿薇点点头,再三叮嘱她千万不要引起别人的怀疑,还有就是对外,之前那些暗中帮助过他的人,都要给足了黄金!

    “这不是吝啬的时候,必须让他们把嘴巴都闭上。”

    刘槿薇心中清清楚楚,现在秦俊搞出这么大的阵仗,轰轰烈烈的查案,一部分是真的,还有一部分只怕也是要掩人耳目,他肯定会在背地中另外作一番调查。

    这才是必须要防备的。

    因为要散布流言蜚语,所以就需要很多人帮忙,对于这些人,刘槿薇确信只要秦俊不能从他们这里拿到口供,自己就是安全的,这个计划也就还能继续下去。

    她最终的目的,还是要把云妃拉下马。

    “你告诉他们,只要这一次能够包保持住,之后我还有重谢!”

    这里刘槿薇用了一个谢字,而不是赏,可见她对这件事的态度也相当认真,秀儿还能说什么:“娘娘娘娘放心,奴婢这就去安排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!”

    秀儿这边去忙活了,刘槿薇只有自己一个人在房间里面,对着镜子她还在计划之后的打算。

    现在的情况虽然十分混乱,也十分危急,但是实际上一切竟然真的是按照她设计那样发展的。

    所以接下来只要外面没有人卖他们,到时候下一步他就可以把责任全部推卸到云妃身上。

    至于用什么办法,现在刘槿薇自有打算,不过没到那一步就不能说出来。

    而且在她心里,即便是外面的人出卖了她的话,她也还有另外一手准备。

    秀儿是她的贴身大宫女,而这一切事情也都是她去做的,真要是局面变得不受控制了,她也可以弃车保帅。

    对秀儿,这样虽然残忍了一点,不过要是能保全自己,想一想也就没什么过意不去的。

    秀儿能有今天,全都是仗着自己的提拔,所以他的命也是自己的。

    左右这一次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,刘槿薇都决定要把云妃推下神坛,现在满宫的妃子也好,还是算上皇帝全部的女人吧在内,她的地位最高,背景也算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只要没有云妃做对手,相信之后皇后的位置,就肯定会落在她的头上。

    另外,对于自己的父亲和兄弟,刘槿薇也设计的很好,这一次让他们前往肃州调节沈安和王冕之间的矛盾,说到底这件事还有什么好调节的吗?

    自然得胜的人一定是沈安!

    所以这个公差,就是为了给他们镀金的,但是皇帝能接受她的提议,有一大部分也是因为肃州的事情拖延太久了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有了这些作为前置条件,刘槿薇相信,只要她的父亲和兄弟返回皇都之后,必然就能得到封赏,从而被皇帝启用,如此她的势力也稳固了,还能得一个举荐有功的名头。

    那样以来的话距离皇后的位置不是就又近了一步?

    自然凡事有利就有弊,刘槿薇也不是没想过,要是她的父亲和兄弟在肃州做不好事情,而引来沈安的不满或者是有什么麻烦。

    但这不重要!

    按照之前对沈安的了解,对外他虽然从来都是雷厉风行,铁血手段,可是对内,却很仁慈。

    加之这一次还有他这个正皇妃的面子摆在呢,一般的事情沈安都会高抬贵手的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刘槿薇还不知道肃州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另一边,在体刑司内。

    这会的莲儿已经成了血葫芦。

    秦俊坐在一旁,微笑着看她:“怎么样,现在你知道要说什么了吗?”

    莲儿摇摇头,即便是感觉自己都要挺不住了,但她还是咬紧牙关,哪怕是一死也不愿意给他们供词。

    其实她这就是一口气弄得鬼迷心窍了。

    秦俊微微一声叹息,把手指在桌子上敲了一下,当时就有人会意,继续开始下一轮的拷问。

    眨眼之间莲儿有昏死过去两回,秦俊这才叫人把她泼醒了,再次重复方才的话。

    莲儿有些扛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秦大人,你要问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微微一笑,秦俊挺高兴的,其实这会只要是吭声就好办:“我想知道的事情很简单,你为什么要刺杀明花妃子,还有就是,是社么人让你这么做的,这背后是否还有其他的阴谋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你把这些都说出来,咱们就不用费事了。”

    莲儿恩了一声,把事情的经过全都说了一遍,但是这时候她把所有的责任全都归结在自己和明花身上,所以忽略了秀儿当时的行为。

    闻言,秦俊眉头紧锁,虽然没觉得有什么不对,可是好像却少了一些东西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你要说的就是这些吗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强打着精神,莲儿点了点头,被血粘在脸上的头发,挡住了她的眼睛:“秦大人,这就是事实,我恨她,你杀了我吧。”

目录 存书签 上一章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