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繁體
第1089章 驰来之人
上一章 书架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
    刘政此言一出,当儿子的顿时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“父亲,如果按照您的说法,陛下还是防备沈安的?”

    “或许吧。”刘政这会可是不敢把话说的太死:“我现在也不确定,陛下到底是什么心思,不过有一条我知道;就是如果按照沈安之前行为看,他既便是在无意之间,仍然可以将一个地方百姓的心神全部收敛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那沈安身上到底是有什么样的魅力,但他就是能做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这件事……不好办。”

    听过父亲得言论,刘琼不免重重点头:“这个我也不确定,但是有一条,我希望父亲可以给我一个定心丸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吧。”

    深吸口气,刘琼十分郑重的道:“我想知道,咱们这一次是不是必须把事情办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的!”

    听起来他问了一句废话,但当爹的却明白儿子心里在想什么:“孩子这一次可是关系到咱们的身家性命,乃至于生死存亡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千万记住了,道肃州之后,不能作任何不对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

    翌日清晨!

    既然是皇命所差,刘政当然不敢耽误,越快行动越好,天色才蒙蒙亮的时候,他就进宫去和皇帝做了告别,带着自己的儿子,还有二百侍卫,直奔肃州而去。

    肃州方面!

    多日以来,王冕还在外面“赈灾”,而沈安他们也都活跃在自己各自的线路上,看似大家都没有什么交际,但是所有人都明白,争斗已经开始了。

    王冕要做的就是尽可能保全自己一条生路,而沈安则是要查明实际情况,不让一些人蒙混过关。

    “王爷。”

    苏竭一直跟着沈安办事,这么多天来,冰里雪里的毫无怨言:“我们已经走过了那么多的的地方,到处的证据都证明,王冕之前非但没有救济过百姓,乃至于在灾害发生时,他还要多加苛捐杂税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现在已经掌握了那么多的证据,是不是可以动手了?”

    苏竭有些心急,但却不怪他,毕竟此人乃是将领出身,一直以来都是行伍风范,不会和朝廷上官员一样,那么啰嗦,做事非要讲究一个婉转。

    笑了笑,坐在篝火旁的沈安,递给他一块刚刚烤热火的饽饽:“吃点东西吧;你不要着急,虽然现在我们已经拿到了那么多的证据,但是如果现在就杀掉,王冕的话,其他的百姓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苏竭还有话说,不过被沈安拦住:“你不必着急,该死的人什么时候都逃不过王法;只是现在……他还有用!”

    眼见如此,苏竭倒是也没话说了,他相信沈安的判断。

    其实事到如今,沈安所以还不动手,一方面和他说的一样,是要继续依靠王冕,让他把府库中的东西,下发给百姓,一方面也是他在等候一些消息。

    自从来到肃州之后,无音和他的手下,就一直都在秘密调查,好多沈安他们之前没能查出破绽的事情,在这些恶鬼手中,都得到了证实。

    而眼下,最要紧的是,无音之前派人来送信,说他们发现了一个王冕暗中储存财富的地方——费县!

    当前,他们正在渗透费县,并且搜寻证据。

    相比于其他的那些证据,沈安确信费县的事情一旦被查验出来,那么就是对王冕最沉重的打击。

    只是无音等人的存在,他还不想让苏竭知道。

    “王爷!”

    正在他们准备休息的时候,忽然就看陆云庆策马而来,瞧着他现在眉毛上都是冰滴的样子就知道,其人一定是在风雪中,一路飞驰而来的。

    “王爷!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顺着他呼唤的声音看去,沈安不免皱了皱眉头,按照之前说好的,如果不是因为另有要事的话,他绝对不该出现在这。

    “去,把他迎过来。”

    一名侍卫站起身,快步将其陆云庆带来。

    “臣下,参见王爷!”

    才一见面陆云庆当地跪倒在地,沈安却只是摆摆手,让他站起身来:“陆都督,你怎么突然到这来了,快坐下,瞧瞧你这一身的霜雪,路上遭罪了吧?”

    “王爷说的哪里话。”

    陆云庆接过苏竭递来的热水,捧在手里,瞬间暖和了不少,这一路上他的手都快要冻僵了。

    “臣下此次前来,乃是有一件要事,禀告王爷。”

    “说吧。”

    陆云庆这时候放下热水,从怀里掏出一封文公给他,看着上面的印章,沈安就知道是来自于皇都之中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陛下要询问这边的情况?”

    目光辗转,沈安展开公文一看,上面的内容不免让他心中震荡起来:“倒是很有趣啊,皇帝又派遣了一个官员过来,但说是要调节我和王冕之间的矛盾,协助我赈济百姓的。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陆云庆重重点头,这份书信虽然是送给沈安的,但作为当地的官员,他也接到了朝廷的寄文和圣旨。

    “王爷,臣下要说的就是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目光辗转,陆云庆现在有些拿捏不准皇帝的意思了,所以也正好趁着给他送信的功夫,想要把这件事搞清楚:“王爷,该不会是陛下他……又不相信您了吧?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沈安只是不屑一笑,他倒是不相信皇帝还会犯过去的错误。

    只不过……

    他倒是很担心,这个刘政过来之后,是不是会耽误他们的行动。

    毕竟此人在朝廷中,沈安也是有所记的;他作为皇帝的老丈人这一,可以说混的实在有点惨烈,那么这一次突然把他搬出来,这背后必定又那个女人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闻言,陆云庆不仅倒吸一口凉气:“王爷的意思是,莫非是后宫干政了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虽然现在没有什么证据,但沈安却相信自己的判断:“如果不是刘槿薇的话,皇帝不可能在线这这个局面下,启用刘政,他有多大本事我最清楚不过。”

    提及到此,陆云庆就不免要冒着胆子多问一句,毕竟他对刘政可是丝毫没有任何的了解,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,他要准备一番才是。

目录 存书签 上一章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