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繁體
第1016章 祭奠坟茔
上一章 书架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
    皇都王畿,荒郊之地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风萧萧,气寒寒。

    因为是蒙晨时分,这回的天气最冷,而这里四面都是荒芜的看林地,地面上还有一处烂泥坑。

    风从这里吹过,自然也变得更冷了额几分。

    叫人透骨的寒凉。

    是在这也冷峻之地,此刻还有一群人站着,为首穿着斗篷的那个,就是沈安。

    “王爷,您何苦来祭奠他?”

    这里就是万重山的埋骨地,因为欸到处都是脏水,在就被弄得恶臭酸腐,那种味道刺鼻的要命。

    于廉叹了口气,瞧着面前伫立的沈安,他是在是搞不懂王爷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过来。”

    沈安抖了抖肩膀,叫人将它的披风摘去,无论怎么说也是死者为大,今天他是来做祭祀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说呢,万重山虽然一直都在针对我,而且对百姓对国家也没有过任何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有一条,我觉得他还能受得起我一杯酒。”

    那就是对皇帝的忠诚!

    虽然沈安并不是那种,赞成忠于皇帝而忽略国家的任,但是他不可否认,万重山的确是做到了很多人没办法做到的事情。

    普天之下,还不知道有多少人,没事的时候嘴巴里恨不得天天斗嚷嚷着对皇帝如何如何忠诚,可是真到了关键的时候,却找不到人了。

    过去沈安手下也不少类似的人,所以对那种人他都能因为额各种各样的理由去隐忍,那么对万重山就更有理由敬给他一杯酒了。

    于廉点点头,这时候一旁面色苍白的黄迁也推开了搀扶着自己的下人。

    “王爷,臣下也想敬杯酒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将手中的杯子给他,沈安还帮忙填满:“我不知道你要说什么,但是……敬酒吧。”

    黄迁点点头,因为身上的伤口还在流血,被伤及的内脏也没有康复,所以他的行动非常缓慢,并且一举一动都很吃力。

    “万重山,当初我们在枢密院的时候,其实我就知道你是我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但……那时我不曾把你放在眼中。”

    会想起过去的种种,黄迁也是十分唏嘘,万重山当初进入枢密院的时候,黄迁完全没有把他当作一回事。

    但是后来随着他们两个之间,争斗的变化,逐渐也让他开始意识到此人的心狠手辣,还有不一样的阴冷手段。

    这一切对于黄迁而言,并不足以让他担忧,反而还会更增多几分说不出来的雀跃。

    他喜欢对抗,喜欢竞争。

    更喜欢看着对手被自己掐死时挣扎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那个时我就曾经对自己说过,我要亲手了结了你,但是我没做到。”

    如果没有沈安的话,黄迁并不确定自己能否达成诺言,甚至他也曾经想过,是不是王爷没有回来的那么及时。

    他还可能死在万重山的手下。

    “这一切对于我来说……都是想过的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从没有对任何人提起。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,黄迁不免转过头来,冲着沈安深施一礼:“还请王爷原谅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心里想的什么。”

    沈安很漠然,而他的态度也十分冷峻:“如果我不知道这些,你说我怎么会回来的这快。”

    深吸口气,沈安的目光变得糅合了很多:“其实我虽然不在皇都,但是皇都内所有发生的一切,我都知道。

    “对于你而言,万重山是你的对手,也是你的朋友吧?”

    朋友有很多种,有好多人彼此之间没见过面,只是因为一个传闻就愿意舍生忘死也是有的。

    还挺有一些朋友,其实原本就是对手,是后来一步步的接触,一次次的对抗成就了他们之间的关系。

    只是那种关系很莫名,双方当局者迷,谁也不愿意承认也没有发现而已。

    “你和他之间我看就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沈安凝视着他,再看看万重山已经被踏平的坟茔,不免长吁口气:“黄迁,现在他已经死了,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心里好像有些空落落的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他不能在沈安面前撒谎,之前没有完全说实话,已经让他心中煎熬不易了。

    “王爷,臣下……”

    他还想解释,但沈安这会却只是摆摆手,示意他不要开口:“今天说的够多了,敬酒吧!”

    一杯水酒洒落,点点酒珠随风而去。

    瞬间甜蜜的酒香飘散开来,黄迁的嘴角也终于露出一抹淡然的微笑。

    这不是胜利者的微笑,而是对朋友的告慰与安然。

    “万重山。”

    凝视着地上的坟茔,沈安把手中的酒一口气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能为了皇帝和我作对,想想当日在朝廷上的样子,那应该是早就算到,自己会有这一天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来看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个有趣,有能力的人,只可惜自己找错了道路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沈安摆摆手,带着他们一行人转身而去。

    至于这边的坟茔会怎么样,他已经不想知道了。

    皇宫大内!

    皇甫胤善已经听说了这件事,他现在更是有点看不明白沈安的心思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他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

    秦俊摇摇头,这会因为没有旁人,所以他就坐在皇帝对面。

    “陛下,如果要老奴看来,或许这是沈王爷用来安抚人心的策略。”

    毕竟她作为对手,能在万重山死后,前往拜祭的话可是个相当能收买人心的策略。

    并且这样一来,他也等于是给了那些原本追随万重山的人,释放出一个信号。让他们知道沈安并没有打算赶尽杀绝,并且要是他成功的话,或许会有很多人前往投奔他。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皇帝脸色不免一变“你的意思是现在他要收买人心,是为了扩大自己的势力?”

    “也许是。”

    秦俊当初虽然受李德海嘱咐,实在不行的时候,甚至可以推举沈安取而代之。

    但他也很清楚,李德海心里想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所以不到最关键的时候,他是不会那么做的。

    所以这会,他说个皇帝的一切都是真切的,也是自己的心里话。

    “陛下想过没有,沈王爷这么做,也许并不是为了争权呢。“

目录 存书签 上一章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