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繁體
第951章 波斯人的野心
上一章 书架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
    波斯王更索斯,从来以神自居,的确,他身材高大,全省上下总是用药物调制过的金水覆盖,看起来一直都那么金辉灿烂,的确不像是一个凡人。

    但这并不能掩盖他凶狠地手段,过去凡是和波斯接壤的土地,他都要收为己有。

    从来不肯让步,甚至于在他当年争夺王位的时候,也一直处于主动攻击的一方,不知道有多少人,葬生在他刀下。

    即便是作为她的父亲,也不能幸免。

    更索斯十分强壮,一只手就能轻松推到一头成年的公牛,在他面前没有什么事,不能用力量解决,并且没有什么事,是他做不到的。

    现在大梁的扩张崛起,以及西魏等三国的战败,直接引起了更索斯的注意,他觉得这头巨兽似乎在苏醒。

    作为一项将力量放在第一位王者,更索斯身边当然聚集了很多很多,凶猛的勇士,他们过去的名字,在遇到更索斯之后就被抹去,然后被他重新赋予一个野兽的名称。

    波斯帝国中,最著名的将领无异于是他手下的四头野兽。

    波斯狮子、白公牛、雄鹰和独角狼。

    这四个家伙,一直以来都是更索斯最强大的助手,他们分别管理着波斯帝国的所有军队,尤其是波斯狮,更是掌握了更索斯的卫戍力量,也是他最信任的人。

    “大王。”

    “我伟大的神王。”

    两声赞美之后,波斯狮子上前道:“现在大梁的发展,的确比我们预想的要快很多,您如果真的担心他们有一天会威胁到我们,就不放主动派遣出一支队伍,我们将他们消灭。”

    “强大的波斯,不会在任何国家面前失败,大梁也还是一样。”

    波斯狮子从来都是主战派,他希望能够让波斯的铁蹄,踏破所有一切波斯可以成为这个世界上,唯一的国度。

    他也是一直都在为此而奋奋力,即便是不惜将周围所有小国,族群一个个强行吞并在波斯手中,他也在所不惜。

    “你总是这么着急。”

    更索斯微微一笑,光辉灿烂的脸上,带着一股说不出来的傲慢:“难道你以为我就没有这样的心思吗,只是现在……还不是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战争即将开始,但你不能离开我的身边。”

    用他的话说,这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内,并且他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。

    白公牛也是个好战分子,他和自己的代号一样,全身上下都是雪白雪白的,就他这种肤色,在波斯本来是得不任何尊重的,但是从奴隶中脱身出来的他,却偏偏得到了更索斯的喜爱。

    他喜爱白公牛的凶残,更喜欢他那种拼搏的干劲。

    只要自己一句话,不管多么危险的事情,多么不可能实现的事,他总是会奋力去做,甚至要是做不好,达不到目的的话,他还愿意为此付出自己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伟大的神王有自己的想法,我们只要照做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把我看成和你一样的笨蛋!”

    波斯狮子很看不起他,在其眼中白公牛就是个毫无进取心的人:“你这样的人,只应该做一个奴隶,除此之外,其他的……都不适合你。“

    “我并不介意,拿走你的脑袋!”

    白公牛冷冷的瞪了他一眼,之后转向更索斯,在不理会狮子的风言风语。

    “那么我们现在要不要准备一下?如果有什么我可以做的,请您尽量吩咐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更索斯不在乎他们之间斗嘴,反正这些人只要还忠诚在自己手中就好,至于其他的都无所谓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有了一个计划,你们听着!”

    更索斯知道现在沈安还在云州,所以暂时并不打算直接出兵,但是也不能一直放任大梁发展下去,他已经感受到了压力,所以最好的办法,就是从现在开始。

    加强和大梁之间的贸易往来,在双方贸易增加的同时,他们也就能明正言顺的向大梁方面,输送更多的力量,等到他们输送的力量足够多之后,就可以随时随地,挑起一场战争。

    “战争的基础,就是我们率先开始的经济。”

    不了解更索斯的人,不可能明白,他这句话的意思,更索斯之前曾经很多次用同样的方法,将自己的对手打败。

    波斯帝国,疆土十分广大,他们自然也有丰富得物产。

    将一些对他们来说并不重要的物产,输送出去,从而换取金钱和武器,装备自己的同时,再掉头取进攻对方,就是这一策略的核心。

    只不过是更索斯不爱说明白而已,他觉得这样说出去,会有一些丢人。

    “我们明白了!”

    波斯狮头一个开口:“现在的情况,我这就去安排。”

    “好,记住,从现在开始,战争已经打响了!”

    云州!

    沈安和文瑶公主之间,一直都没有什么对话,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接纳这个女人,但无论是玉儿,还是他的姐姐,都觉得他不应该这样对待一个女孩子。

    况且文瑶公主本身地位也不低,即便是战败国的公主,仍然要将对方看作金枝玉叶才行。

    甚至玉儿还说过,如果沈安就这样不理会她,岂不等于也是对自己的不尊重吗。

    这些话,任谁听来都有些牵强,但沈安也不怪她,反而还能体会玉儿的一片苦心。

    “说真的我现在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!”

    因为已经见过使臣,沈安这才知道,之前的那封书信里,竟然还有这样的内容,怨自己没有搞清楚,但现在文瑶公主到来,书信也送到了皇都去。

    真不知道,以后事情会变成什么样子,本来沈安还打算这就返回皇都的,然而现在看,还是往后拖拖才好。

    皇甫胤善和他之间的关系,已经非常微妙他不得不小心也不得不避嫌。

    过分的揣度,会让皇帝和他之间的关系越来越疏远,并且没有人能保证,皇帝就不会因此,做出些过激的事。

    看着自己弟弟愁眉苦脸的样子,林清儿却只是嫣然一笑:“我真想不到,过去那个臭小子恨不得把天下的美人都找到家里去,怎么现在人家姑娘,还是个公主,自己送上门来,你竟会如此不知所措。”

目录 存书签 上一章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