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繁體
第829章 这也算摊牌了
上一章 书架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
    皇甫胤安眼见如此,不免目光一凛。

    “沈大人这样做,未免欺人太甚;侯进山虽是个奴才,可是追随本宫多年,你不知道?”

    沈安当然知道,所以他也不想和太子浪费口舌。

    就一句话,他要是现在能终止与天灵子的合作,并且组织他后续的荒诞行为,这件事就可以到此为止。

    反之,沈安表示他就会认定,这是太子的谋逆之举。

    “殿下知道,臣有陛下特旨和王命旗牌。”

    “是决计不可能任由事态发展下去。”

    一时之间寒风吹过,仿佛把两人仅有的那点温度也一并带走了,四目相对皇甫胤安的沉默,相当肃然。

    半晌过去,他终于还是松口了。

    摇头之间,皇甫胤安取了一口鱼尾巴上的肉,放在吃碟里。

    “沈安啊沈安,皇甫胤善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,你会如此帮他?”太子没回答他的问题,而是反问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的,本宫才是当今太子,是国家未来的储君,真正能拥有一切的人,是我不是他。”

    在皇甫胤安看来,沈安对皇甫胤善简直是死心塌地,两个人分明都是梁帝平衡朝权的棋子,为何就会甘心如此?

    “皇甫胤善我了解他。”太子喝了一杯酒,眼底有些暗红:“看着他是个挺老实的人,可这小子从小也不是什么好东西;当初他会被派遣出去,就是因为争宠失败了!”

    用太子的话说,别看现在梁帝对皇甫胤善那么好,实际上就是在压制他的权力,以保证在梁帝想要退位之前,他才能安安稳稳的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在你心里,我这个太子不是什么好东西,可是你想过没有,皇族之间的斗争有多惨烈?”

    他和天灵子合作,就是为了尽快促成皇帝禅位。

    现在梁帝一心都在钻研方外之法上,他已经走火入魔了!

    “沈安,你知道为什么,父皇一直都不肯露面吗?是因为他自己吃丹药,把自己给吃病了!”

    梁帝本来就体弱,这一点人所尽知,可皇甫胤安这一番话,不但承认了他和天灵子的关系。

    还道出了一个沈安不知道的秘密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陛下生病了?”

    皇甫胤安呵呵一笑:“你以为呢?要不是这样的话,他为什么一直不出面?就算是父皇不喜欢我,可是对你,对皇甫胤善难道他也不喜欢?”

    “他不是不想,而是不能!”

    这一刻,皇甫胤安有些疯狂,但他所说的每一句话,反而却很真诚。

    “沈安咱们两个斗了那么久,您也应该知道,本宫绝不是什么等闲之辈!要不是父皇这些年一直压着我,我的成就会更大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要一心为天下百姓吗?好!”

    皇甫胤安指着他的鼻子,让他自己想清楚,如果把这些年一直以来的对手,换成益王的话,他们还需要斗这么久吗?

    如此问题,沈安心中的确有一个明快的答案,皇甫胤善不会是他的对手。

    这一刻,沈安心中有些恍惚。

    而太子还在继续往下讲,他起身来到沈安背后,双手搭在他的肩膀上:“你知道吗,其实本宫也不想怎么样,只是想快一点接手这个国家。”

    梁帝喜好方外之法,那就让他去学,去研究,但是身为皇帝他做这些,是不合时宜的。

    而且也只会让百姓添加罗累。

    只要梁帝退位,他才能彻底潜心钻研此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本宫的孝道,而且本宫登基之后,也会立刻整顿军备,什么狗屁西凉、西魏,他们一定会在本宫的铁蹄之下,成为灰烬!”

    必须承认,皇甫胤安这一番话,着实有些动人,但沈安还是立刻稳定了心神。

    他知道,自己的选择,关系到整个大梁的未来,不能不慎重,也不能只因为几句话就出现动摇。

    相比于皇甫胤善,或许太子的确更有优秀一些,然而他的仁德孝道,他的恩义豁达,都不如皇甫胤善。

    沈安无法评价,到底什么样的人,才是好皇帝,是合格的皇帝。

    但是他确很清楚,百姓现在需要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还有最关键的一点,是皇甫胤安所说,对西凉和西魏的态度,沈安很清楚,如果现在点破他和两国勾连的事。

    皇甫胤安一定会说,那就是权宜之计,只是为了获得两国对他的支持而已。

    无论真假,其实这个都不重要,关键是他现在还没有成为皇帝,就已经有了穷兵黩武的心思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不可能给百姓们带来任何好处。

    虽然云州方面,一直在和两个国家交战,但沈安依旧认为,只要朝廷安稳下来,就有机会能够和平将两国收复。

    能不战,则不战才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“你的想法或许很好,但是能成功吗?”

    皇甫胤安长声一叹,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:“这些年来云州俨然已经成了你沈安的私人花园,的确是你承担起了抵抗两国的艰难使命,所以你要比我们更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对他们是否能够和平收复。”

    皇甫胤安话说到这满脸都是疲惫:“我也想做一个穷兵黩武之君,但他们两国一个是叛出大梁的乱臣贼子,一个是觊觎我神州的恶贼。”

    对他们心怀善念,就是对大梁百姓的反叛。

    这个帽子不小,沈安接不住。

    “臣知道了,看来殿下是不打断改变当下的局面,对吗?”

    皇甫胤安点点头:“不是不改变,而是不用改变;沈安告诉我你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要站在皇甫胤安那边,还是本宫这边。”

    显然,太子也知道这可能是他们两个最后的谈话了,所以态度十分干脆直接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犹豫,沈安仍然决定,必须站在皇甫胤善一方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。”

    叹息声中,充斥着无奈,皇甫胤安站起身,一杯酒直接泼在侯进山脸上,带着刚刚醒过来的他,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出门之后,还给沈安留下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你是这朝廷最大的功臣,所以不管你要如何对待本宫,然而本宫……总会为你留下一线生机。”

目录 存书签 上一章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