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繁體
第558章 召见靖安王使者
上一章 书架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
    三日之后。

    向子非代表沈安召见了靖安王使者。

    “沈安人呢?”

    对方是一个人高马大,长相俊朗,穿着一身赤红色官袍的中年男子。

    他名为夏幼南,乃是西梁朝廷的礼部尚书。

    看到向子非后,脸上虽有些怒色,但还是拱手和善的问道。

    向子非笑了笑:“刺史大人公务繁忙,无暇接见你,,本官乃是云州司马,主管外务,你有何事尽管道来,我定会转达刺史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!早就听闻沈安桀骜不驯,今日得见果然是名不虚传!”夏幼南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如今西梁占据天下半数土地,与大梁分庭抗礼。

    他这个礼部尚书,官拜正二品,亲自前来云州,已是给足了沈安面子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,来了好几天,没人搭理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进了府衙,沈安却还是没有露面。

    幸亏他城府极深,否则定要大发雷霆之怒,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他此来的目的,拉拢沈安为主,但却并非势在必行。

    因为西梁朝廷已经和西魏结成同盟,共同对抗大梁。

    倘若拉拢不成,云州便会成为双方进攻的第一战场。

    沈安虽然厉害,却绝挡不住两者合击!

    只是他不知道,尽管西梁朝廷对结盟之事极尽保密之能事,却依然被沈安猜了个七七八八。

    龙朔城虽然还是一派祥和的气氛,但六大军团却都整戈待旦,做好了随时开战的准备。

    向子非反唇相讥道:“靖安王逆反朝廷,别说刺史大人确实公务缠身,就算他又闲暇,也不会和逆贼使者见面的,何来桀骜不驯一说?”

    “好一个逆贼说辞!”夏幼南脸色微微一变,却依然没有发怒,据理力争道:“当今梁帝倒行逆施,天下民怨沸腾。”

    “我朝陛下一是皇甫嫡传,二是天命所归,三有大才大德。常言道,天子之位有德居之。”

    “本官奉劝大人一句,弃暗投明方是正道,否则顷刻之间便有化为齑粉之虞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这个夏幼南竟是个口才绝佳的人。

    一番话说得义正言辞!

    但向子非跟着沈安时日也不短了,还真不怕斗嘴这事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可不是斗嘴的时候,他心中很想骂回去,却牢牢记住沈安之前的交代。

    只见他站起身来,朝着夏幼南抱拳说道:“尚书大人言辞犀利,恐怕也是那个世家豪族出身吧?”

    夏幼南看他态度突然转变,心中微微一愣,但狠话已出,态度已明,怎可和眼前的黄口小儿一般摇摆。

    他冷哼道:“本官所言字字珠玑,句句有理!乃是我辈读书之人都应明了的道理,是否世家豪族出身,又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,尚书大人定是寒门仕子,才得以凭借卓尔不群的才华,位居高位,本官钦佩不已。”向子非绕着圈子夸道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夏幼南皱了皱眉,不明其意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!只是觉得尚书大人早先怀才不遇,承蒙西梁陛下慧眼识珠,才让明珠得以擦拭所蒙之尘,释放灼灼光华,实乃大人之幸。”向子非笑道。

    沈安常说,跟百姓打交道,就要直接一点,让他们明白什么是好是坏。

    而跟读书人打交道,说话的时候,一定要能绕多远绕多远,把对方绕晕了,再一击必杀,套出关键信息来。

    否则跟他们上来就事事挑明,怕是胸中文墨比不过人家的四书五经。

    夏幼南沉默片刻,一时间竟有些捉摸不透向子非到底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看他没有接话,向子非笑着问道:“难道尚书大人觉得本官所言有误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你说这些到底想表达什么,但陛下广纳贤才,乃是天下皆知的事情,非本官之幸,而是天下之幸。”

    夏幼南倒也聪明,没有落入向子非的言语陷阱。

    “那真是太好了!刚刚尚书大人说让我们云州弃暗投明,不知我们大人若是投靠过去,能不能当上尚书之位呢?”向子非一脸兴奋地问道。

    好像真的要给沈安谋一条光明大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夏幼南顿时语塞,要说沈安现在是云州刺史,之前更是越级,官阶达到从二品。

    真要是投靠西梁,比说正二品的尚书,就是从一品的丞相也应该。

    可他哪里做得了这个主?

    “给不了吗?我们大人不仅可以献出云州之地,更有六万精锐新军,尚书之位不为过吧?他唯一欠缺的便是出身,乃是商贾之子。”

    向子非又把话题扯回到出身上,丝毫不提西梁有什么依仗进攻云州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话,能代表沈安本人吗?”夏幼南斟酌了一下,认真的问道。

    能拉拢沈安,当然是最好的!

    不仅可以打击大梁士气,还能趁机掌控沈安所掌握的各种先进技术。

    至少以后不需要再耗费大量粮食换取火药了。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!”向子非笑道:“刺史大人已经全权委托本官和你接洽,自然代表他本人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好!此事容我……”夏幼南本想说让他向西梁朝廷报告之后,再给出答复。

    可话到嘴边,突然缩了回去,向子非的态度转变实在太快了。

    这里面该不会是有什么阴谋吧?

    双目紧紧盯着向子非问道:“既然沈安有弃暗投明之意,为何不出来亲自见我?”

    向子非耸了耸肩,脸上露出无奈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的,这世家豪族把持天下资源上千年,也影响了整个中原上千年,至隋皇开恩科始,才给天下寒门露出了到缝隙。”

    “可就算如此,能以寒门之身,登上大人这等高位的,也是屈指可数,而纵使如同大人蒙圣恩位及尚书,在朝堂之上,也多被排挤。”

    “而我家大人出身商贾,以前在京城便和世家打过交道,之前又被晋西刘氏和安州方氏坑了好几次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家大人啊!有个坏毛病,他最讨厌的便是世家豪族,如今西梁朝廷与世家豪族捆绑在一起,他以为大人你也是出身世家,所以才会拒而不见。”

    “但刚刚听闻大人你也是寒门出身,且西梁陛下一视同仁,本官这才敢开口询问投靠之事。”

    夏幼南闻言,这才点了点头:“原来是这样。但这个理由似乎有些牵强了。天下大势岂能以一己之厌恶论之?难怪前几日他会当中煽动百姓了。”

    “若此来非是本官的话,沈安岂不是要以云州数十万百姓当赌注,实在与传闻中的大智相悖啊!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向子非大笑起来:“对于我家刺史的所为,本官不予置评,但我敢说你们西梁打不到龙朔城!”

目录 存书签 上一章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