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繁體
第477章 西魏求和消息传入大梁
上一章 书架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
    次日,晌午时分。

    太子皇甫胤安正与太师等几位枢密正副使商议要事,门外的侯近山突然表情凝重地走了进来:“启禀太子,云州刺史沈安,从飞云县发来绝密加急公函。”

    “云州?”

    “这个沈安该不会又捅了什么篓子吧?”

    “他捅娄子你们还会觉得意外吗?就算他说把天给捅破了,本官也不觉得奇怪!”

    “都别说废话了,先拆开公函看看再说!”

    众人现在都是一提起沈安,便头大如斗。

    太会惹事了!

    虽然每次都对朝廷有利,可也挺麻烦的!

    皇甫胤安比较淡定,他安插在龙朔的人并没有传来什么新的信息,想来也发生不了大事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接过信函一看之后,便愣在了当场!

    揉了揉眼睛,又仔细看了一遍,更加惊愕了!

    没看错!

    真的没看错!

    特么的沈安,竟说服了西魏要和大梁重启和议?

    不!

    等等!

    是西魏瀚海王主动找到他商谈和议!

    还主动要交还云州被占的各县!

    沈安是怎么做到的?

    “太子……太子!”卢仕忠一看情形不对,连呼两声,却还是未能将皇甫胤安从震惊的思绪中拉回来。

    卢仕忠和左右丞相面面相觑,对视几眼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?

    沈安真的把天捅破了?

    “殿下……殿下!”卢仕忠有些按捺不住了,心中一急,这一看就是出了天大的事啊!

    也顾不得什么君臣之礼,走上前拍了一下皇甫胤安的肩膀:“殿下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皇甫胤安这才回过神来,将手中信函递给了卢仕忠:“确实是大事,但对于我们大梁来说,是好事!”

    左右丞相一听这话,立刻都围了上来。

    看完之后,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!

    前有兵不血刃拿下朝廷一直想要夺回来的飞云县,如今又不费一兵一卒,让西魏主动前来和谈,还割地妥协!

    这沈安没捅破天,也算把大梁的天给震动了!

    “此事不会是假的吧?瀚海王耶律古奇号称西魏战神,怎么可能未经一战便轻易和谈呢?”

    “我也相当怀疑!耶律古奇在瀚海草原把北夏打得十几年抬不起头,怎么到了南郡就主动求和呢?”

    “沈安不会是诓骗我们吧?”

    两人都不敢相信公函里说的是真。

    卢仕忠拿着信函的手都在发抖:“燕州自唐以后,便被北地蛮夷所夺,云州至今也几乎沦陷,没想到老夫有生之年,竟有幸能看到云州重回我中原人的版图。老夫要立刻去见陛下!”

    他信了公函中的话!

    因为沈安确实给人带来了太多的麻烦,但这些麻烦哪一个最后不是变成了惊喜?

    他虽是帝党核心,深知梁帝对沈安的猜忌,但他也是个中原人!

    沈安若是真能从西魏手中拿回云州所陷之地,绝对是中原人的大功臣,值得名留青史,称颂万年!

    “太师所言是不是太早了?”左丞相刘光谱说道:“此事还是等作准之后,再上呈陛下吧!”

    他出身于晋西刘氏,和西魏人打交道比较多,对耶律古奇的了解,在朝中也是数一数二。

    北疆王的大名,不仅是在西魏人尽皆知,就是在大梁和北夏两国,也是赫赫有名。

    尤其是北夏,民间甚至还有小孩啼哭,用耶律古奇名字恐吓的说法,足以可见其威名。

    这样的一个人物,怎么可能求和?

    “刘大人所言,我甚为赞同!陛下此时正在北苑休养,若是仅凭沈安的一封公函,便去骚扰陛下,恐怕会领个大不是!”右丞相王昭德也随声附和。

    要说王刘二人其实心中多少也信了几分,此时反对,却有些心怀鬼胎。

    尤其是晋西刘氏出身的刘光谱,他想着的是,此事若成,云州下属那么多县,肯定要重新安置县令,还要那么多无主的土地。

    这可是给家族谋利益的时候!

    不能轻易外泄!

    否则知道的人多了,分到的东西便少了!

    而王昭德想的也差不了多少,和谈确实没有触及他们的利益,但和谈之后的利益如何分配,那就是大事了!

    三人你一言我一语,一时间竟谁也说服不了谁。

    皇甫胤安一直没有插嘴,他和卢仕忠的想法一样,沈安所言非虚的可能性很大。

    但他心中多少还是有那么一丝挣扎,希望这一切只是个玩笑。

    他摸着下巴思索道:“太师,两位丞相大人,兹事体大,我们几个分头行动吧!”

    “太师和刘大人随本宫立刻去北苑,将此事告知父皇。”

    “王大人管理外事,你立刻通知鸿胪寺做好万全准备,但切记,在此事未最终乾坤大定之前,不得有丝毫消息外泄,以免闹出笑话,有辱朝廷威名,违者罢官免职!”

    看太子已经做了决定,此事又无关各方势力的利益,太师和左右丞相便没有反对,按照吩咐离开了枢密院议事大殿。

    王昭德来到鸿胪寺,把鸿胪寺卿魏忠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以往有事,那可都是他亲自上门去汇报,何曾见过丞相亲自来的。

    魏忠点头哈腰的站在一旁,连连拱手:“下官不知丞相大人驾到,有失远迎,还请丞相大人恕罪!”

    鸿胪寺主理外事,是个妥妥的清闲衙门,但清闲却不清水,因为打理各国关系,那不得花钱?

    只要有花钱的名目,那来钱也自然很快!

    就好像昨日送北夏使节一对翡翠马,本来只要五百两银子,他直接报了个两千,这多出来不就落在自己口袋吗?

    所以鸿胪寺卿的位置,几乎每次空缺都有人抢着上,而空缺的频率也非常高,几乎每年都会轮换。

    毕竟这么多油水的地方,朝中各大势力,都得均衡照顾到嘛!

    魏忠便是王昭德刚刚举荐上任的,花了一万两银子呢!

    “这些虚头巴脑的就不必说了!本官此来是要通知你一件事情,云州刺史沈安向院部发函,说是西魏主动要求跟朝廷和谈,你立刻安排下去,做好和谈的准备,另外抽空到西魏使节那边走动一下,打听打听消息。”

目录 存书签 上一章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