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繁體
第369章 粮草被劫了!
上一章 书架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
    “将军,他们刚刚提到镇南王兵分两路,将大部分粮食偷偷运往龙朔边境的军营。”

    “按照路程来看,他们的运粮队应该还在这附近!”

    向子非拿出一张地图,用手在上面一个名为狼嚎谷的地方画了个圈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军事天才,他的判断和沈安不谋而合。

    沈安点了点头:“你我所想差不多,立刻传令下去,立刻向狼嚎谷附近移动。”

    “这将近80万石粮食,如果能抢到手的话,咱们龙朔的粮食危机便可以迎刃而解。”

    密探提到,镇南王这80万石粮食,是背着西魏朝廷偷偷藏下来的。

    一定不会派很多人押送,以他带来的1000前锋营精英,抢下这些粮食完全绰绰有余。

    “将军,咱们是不是先派几名探马先去查探查探?”

    “他们现在消息败漏,而且追杀的人迟迟没有回去,说不定会改变路线,咱们去了恐怕会扑了个空。”

    向子非谨慎的说道。

    他的提议相对稳妥,万一探马出去得到了最新的路线,他们也能随时作出最快的反应。

    “没那个必要!”沈安摆了摆手,一脸笃定:“他们不会改变路线的!立刻照我的吩咐,传令下去!”

    向子非闻言皱了皱眉,但还是将命令传达了下去。

    前锋营将士立刻整装出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南郡城镇南王府。

    “王爷,刚刚听到军中传令,说是你让运粮队故意放慢脚步,不知这是何意?”金义渠一脸疑惑的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常言道,兵贵神速!

    尤其是粮草辎重,本就行走缓慢。

    还刻意的让他们放慢脚步,这不是等着让敌人来抢吗?

    耶律雄基朗声一笑:“金先生何必如此忧心?”

    “大梁主力正在我军监视之下,不可能出现在我南郡城范围之内。”

    “何来被抢的危险?真要是有人不知好歹盯上了这批粮食,那本王还求之不得呢!”

    金义渠微微一愣!

    他似乎摸到了王爷心中的小九九!

    “王爷的意思是……想用这些粮食引蛇出洞?”

    “好让潜藏在南郡城附近,想方设法来弄粮食的沈安,自动现身?”

    “没错!”耶律雄基重重点了点头:“他偷偷来我们南郡,不就是想要粮食吗?”

    “现在咱们不给他机会买粮食,他对粮食变回越加的渴望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这个时候,听说这里有一大批的粮食,他一定会铤而走险的。”

    “运粮队放慢脚步,天黑之时,差不多便会便在狼嚎谷附近安营扎寨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地势险要,想来沈安就算真的发动进攻,短时间之内也很难抢到粮食。”

    “等我们援军一到,便可将沈安瓮中捉鳖!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金义渠不由得竖起了大拇指。

    这可不是拍马屁!

    而是发自内心的佩服!

    王爷不愧是马背上征战一生的宿将!

    此计真可算是,算无遗策!

    沈安此来绝不会是孤身一人,否则粮食怎么运的回去。

    只要他带着人马前来,定然会派人严密监视官道附近的动向。

    运粮队的消息迟早会落入他的耳中。

    而狼嚎谷确实是一块险地,易守难攻。

    运粮队的战斗力虽然不行,但防守之下,想来也能抵挡沈安的进攻一时三刻。

    有了这些时间,不论是北面的南郡城,还是南面靠近龙朔边境的镇南大军,都能迅速作出反应。

    就算沈安侥幸攻下了狼嚎谷,也绝对没有机会将粮食运回龙朔。

    甚至可以说,连他本人都没有机会逃出狼嚎谷。

    这么好的计策,他想不佩服都难啊!

    金义渠现在心中只想着,沈安可千万不要太聪明,也不要太谨慎了。

    否则这场大戏没有了主角,那就不好玩了。

    “那我现在就去给城防和镇南大军传令,让他们时刻监视狼嚎谷的动向。”金义渠满脸敬意的再次拱手。

    “本王已经派人去传令了!咱们就坐等好消息吧!”耶律雄基深谋远虑,就连小细节也从不放过。

    从他想到这个计策时,便已经做好了全盘的打算。

    沈安此人所以算不上他的宿敌,但竟然将心思打到了他的头上,便没有放过的道理。

    不管沈安在大梁和月照闹出了多少惊天动地的大事,他也要让沈安在西魏折戟成沙。

    可就在他话音刚落的时候,门外,慌慌张张跑进来,一名背上插着小黄旗的传令兵。

    在西魏军中,传令兵背上的小旗子颜色,按照黄红蓝排序,代表着事态的紧急。

    黄色是其中最严重的,意思着传令兵所在的部队,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地步。

    绝大部分时候,看到这种小黄旗,意味着这个传令兵很有可能是,部队最后仅剩的一人。

    “启……启禀王爷……运粮队在狼嚎谷遇到埋伏,全军覆没,所有粮草被劫!”

    传令兵也不知是紧张,还是狂奔之下体力衰弱,又或是遇上了什么恐怖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神色慌张,满脸惊恐,不停的喘气之间,说话吱吱呜呜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再说一遍!”

    耶律雄基霍得一下站起身来,粗壮的大手所按的桌面,瞬间出现了一道裂痕。

    向子非也大惊失色!

    运粮队每前进一里,都会传来消息。

    刚刚他便是得到消息,才赶来见王爷的。

    怎么刚报了一次平安,现在就出了这样的幺蛾子?

    难道说,狼嚎谷早就有人在埋伏了?

    可这也不可能啊!

    为了确保运粮队安全,运粮队行走的官道附近,包括狼嚎谷,他们都曾派人查探过,并没有发现敌人的踪迹。

    这股敌军是从哪里冒出来的?

    从天而降?

    “运粮队在狼嚎谷遇到埋伏,全军覆没,所有粮草被劫!”

    传令兵被两人的神色吓了一跳,只得重复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敌人是什么人?”耶律雄基深吸了一口气,神色稍稍缓和下来。

    不能急!

    也不用急!

    敌人就算抢了粮食,也很难运出去!

    先摸清楚对方的底线再说!

    “他们穿着大梁服饰,看起来不像是正规军,但拼杀起来,却有点像大梁新军。”

    传令兵仔细回想了一下被伏击的过程。

    沈安的人,为了到南郡来买粮食,所以并没有穿铠甲,而是寻常百姓的装扮。

    想分辨出来确实不容易!

    “难道是白无极?可他不是驻扎在百里之外的文安县吗?”

    “而且咱们派人日夜监视着他们的动向,怎么可能突然出现在狼嚎谷?”

    提到新军,金义渠第一个想法便是白无极!

    在两国达成和议之前,双方还有过一段时间的交锋。

    新军强悍的战斗力,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    以往战无不胜的西魏骑兵,竟然都连连受挫。

    但他随即又对自己的猜测,连连否定。

    “算了!不管对方是什么人!立刻传令下去,两路大军同时向狼毫谷逼近,务必将粮食抢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务必将这股敌军彻底消灭,本王不想看到任何活口!”

    耶律雄基也没弄明白这股敌军的来历。

    粮草的问题他并不担心!

    他真正恼火的是,引诱沈安上钩的计策,被这些人给破坏了!

    他要让这些该死的家伙付出代价!

    现在一定要尽快将这股敌人消灭,才能让自己的计划重新回到原有的轨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金义渠似乎猜到了王爷的想法。

    他得令之后立刻走了出去,但脸上的神色却有些古怪。

    心中隐隐有个想法,这股敌军该不会就是沈安吧?

    可他想不明白,沈安是如何提前得知消息,抢先在狼嚎谷设伏的呢?

    难道真如大梁民间传闻所言,沈安乃是天上星君下凡,能够未卜先知?

目录 存书签 上一章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