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繁體
第138章 父王都答应!
上一章 书架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
    京兆府,周正的查验还在继续。

    “这些东西的签封,本官查验无误!接下来本官要拆封一包香料,看看里面的东西,是不是贡品香料!”

    对于赵宝坤刚刚的言语,他仿若未闻,小心翼翼的将香料上的签封拆开。

    随着油布纸的摊开,一股浓厚醇正的香味,瞬间充斥了整个公堂。

    这股香味,浓而不腻,而且让人闻之精神一振。

    不用看都知道,顶级香料无疑了!

    “各位大人,我说的没错吧!这些香料是顶级的檀香,我一闻就能闻出来!”赵宝坤眉眼跳动,擦了擦额头上因疼痛冒出的汗滴,激动不已。

    冯成贵瞪了他一眼,心中也泛起了嘀咕:“难道陛下不打算救沈家?不是说香料已经被秘密调换了吗?”

    又或者,狡兔死,走狗烹?

    他当然不知道,其实香料是沈安让荣管家利用探事司的便利更换的。

    还以为一切都是皇帝授意的。

    沈安笑笑没有说话,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走到周正身旁,拱手说道:“周大人,你为官多年,想来应该知道贡品之物,封签在外,清单在里。”

    “不如大人先看看岭南府放在包装之内的清单吧?”沈安轻车熟路,从一叠厚厚的檀香下面抽出了一绢锦布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周正皱了皱眉,略一沉吟,便将锦布拿在了手中:“今有皇商沈家购自苏门国檀香二十斤,由岭南府监察签封,上呈皇帝陛下,鸿瑞十三年九月初六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了!没错了!”

    赵宝坤越来越兴奋,甚至顾不上屁股的剧痛,挪开脚步凑了过来,看到上面岭南府的朱红大印,又大声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有些得意的看了一眼沈安。

    你他娘的说我人证有问题,现在物证摆在眼前!

    看你还有什么话说!

    可片刻之后,他便发现了异样。

    李乘风目光呆滞,愣住了!

    郑有为也神色慌乱,扶着椅背都快站不稳了!

    王孝昌面无血色,本就老朽的身子颤颤巍巍!

    反倒是沈安若无其事,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,坐回到了椅子上,还翘起了二郎腿,嘴角还挂着令人讨厌的讪笑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赵宝坤还没反应过来,硬撑着带伤的身子,又走到郑有为两人身旁:“现在铁证如山,岭南府的签封没动过,清单也没错!你们还担心什么?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“赵宝坤!你这个不明事理,不谙教化,连常识都分不清的家伙!事到如今,竟然还敢砌词污蔑沈家!”冯成贵重重的将惊堂木砸在桌上。

    力气之大,惊堂木都脱手而出,哐哐两声落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你可知今日是什么时间?”

    “鸿瑞十三年九月二十三!”

    “这些香料如若是你所说的一批,怎么可能是九月初六发出的?”

    冯成贵声色俱厉,演技极好,连眼珠子都快凸出来了,显得气愤异常!

    把沈安都看得差点拍手叫好!

    你丫的还挺能装,他可不信冯成贵这么聪明的人,会猜不到自己早已经有后手。

    赵宝坤终于被冯成贵的话给惊醒,整个人呆住了!

    不可能!

    这么可能!

    他和郑有为运回来的香料,分明是八月发出的!

    而且这批香料从岭南运回来之后,一直藏在鸿胪寺的啊!

    怎么会……

    “假的!都是假的!”

    “这些香料是我的!是我和郑公子从岭南带回来的!”

    “你们谁也别想抢走!谁也别想!”

    他的精神瞬间崩溃,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诡异起来,又笑又哭,手舞足蹈的在公堂上到处乱跑。

    “哈哈~~~,王孝昌你个老不死的,你不是一直想知道贡品香料在哪里吗?嘘!我偷偷告诉你,你可别跟其他人说哦!”

    此时的赵宝坤已经疯魔,跑向王孝昌,生拉硬拽想要跟他轻声耳语。

    王孝昌本就年迈,再加上受惊过度,哪里经得起他的拉扯,一屁股摔在地上,狼狈至极!

    “好啊!原来是你们从岭南偷走了沈家的香料!”

    冯成贵才不管赵宝坤是真疯还是假疯,逮住他露出来的口风,就不会放过。

    “来人!将赵宝坤、郑有为、王孝昌三人收押,严刑拷问,务必追查出贡品香料的去向!”

    “另外派人查封三家所有产业和仓库,有干人等全部带回京兆府,一一审问,若与此案有涉,立刻收押!”

    “沈家伪造贡品一事,含冤受屈,即刻释放!”

    冯成贵连续丢出去三块令牌,左右衙役立刻上前,另有一人持令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郑有为和王孝昌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,如同两条死狗被衙役拖出了公堂。

    完了!

    彻底完了!

    这次怕是连命都要搭上了!

    赵宝坤挣扎了几下,衙役只得一顿杀威棍直接敲晕。

    公堂没有了赵宝坤的聒噪,再次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沈安拍了拍在大牢中沾染的灰尘,分别朝冯成贵、黄迁和周正拱了拱手:“在下谢过几位青天大老爷明察秋毫,还我沈家清白。”

    “沈公子受委屈了,已经有衙役去大牢释放你的家人了,你可以去接他们了!”冯成贵伸手指了指衙门口,看似关心,却像是在催促沈安离开。

    他着急要将得到的消息,尽快像皇帝报告!

    大功劳啊!

    升官发财近在咫尺了!

    沈安一眼看穿他的心思,再次微微施礼:“各位大人,在下就先行告退了!”

    等他离开,冯成贵也随即出了京兆府,直奔皇宫。

    御书房。

    梁帝已经得到了情报,端坐在龙椅上。

    “陛下,这就是李乘风提到的七人。”

    冯成贵手捧一张白纸,举过头顶,李德海立刻将白纸送到帝前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你办得不错!也辛苦了,先回去休息吧!”梁帝扫了一眼白纸上的名单,并没有多说什么,便打发冯成贵离开。

    就这?

    只是一句辛苦了?

    太敷衍了吧?

    咱能不能来点实际的?

    就算不是立刻加官进爵,好歹也给个许诺啊!

    “是!微臣告退!”

    冯成贵一万个不情愿,但还是缓缓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等到脚步声走远,梁帝摸了摸下巴,意味深长的说道:“小德子,没想到胤安这小子,还真是得了朕不少真传啊!”

    李德海甩了甩手中的拂尘,给梁帝添了一杯水,小声应道:“陛下圣明,太子拍马也赶不上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太小看胤安了!他的手啊!已经悄无声息的,伸到了朕的身边了。”梁帝声音渐渐变冷,目光也随之阴沉。

    他从御案上拿起一份奏折,递给李德海:“把这份折子送到兵部,让他们照御批办理!”

    李德海目光一闪,没敢多言,心中却已经惊涛骇浪。

    这份折子是兵部绕过枢密院直接送达梁帝的,要秘密调动各地新军北上,替换龙武卫大军卫戍京城。

    天子这是准备对太子动手了吗?

    “等等!”

    他正准备离开,梁帝的声音又把他叫住:“传旨工部,彻查王家及牵扯到此次香料事件的各个商贾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李德海顿住脚步,转身拱手一拜,缓缓退出大殿。

目录 存书签 上一章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