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繁體
第52章 猪队友!
上一章 书架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
    长明湖畔的气氛,变得有些诡异起来。

    原本口诛笔伐的仕子们,声音安静了不少。

    谁也不是傻子!

    赵宝坤的表现实在有些让人意外!

    还有刚刚主簿甚至准备动粗的表现,似乎也有欠君子之风。

    莫非真是赵宝坤他们陷害沈安?

    一种疑惑正在人群中逐渐开始蔓延。

    “赵宝坤,如果我坚持不比呢?”

    沈安现在收起了之前的玩世不恭,十分认真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赵宝坤看到仕子们的变化,也意识到了问题。

    又跳到沈安的坑里了!

    现在骑虎难下,若是不比就算了,那不是啪啪自己打脸吗?

    “算了!看你这么为难!我还是给你点面子吧!”

    沈安画风一转。

    竟然又答应了下来!

    他没等赵宝坤再说什么,直接转向了集贤三才:“三位,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集贤三才一脸懵逼!

    你们两这是在作秀,还是在闹着玩呢?

    到底还比不比啊?

    他们左看看赵宝坤,又看看下面的仕子,茫然得很。

    而船舱里的郭甫,与众人不同,是现场除了郑有为外,唯二的清醒之人。

    “郑公子,这个沈安跟你有什么嫌隙吗?”

    “回郭大人,我和沈安虽然有过数面之缘,但并没有嫌隙。”郑有为淡定的拱手回道:“不过听说他和赵公子有些矛盾,之前还闹到了京兆府和工部。”

    他何其聪明,已然明白郭甫心中也有了怀疑,直接把责任一推二溜三干净。

    反正事情闹成这样,都是赵宝坤那个傻子自作自受。

    前面铺垫了那么久,沈安都已经被钉上了欺师灭祖、狂妄自大的标签。

    一下子就被赵宝坤给毁了!

    不过郑有为心中倒也挺佩服沈安,这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本事,真不是一般人能有的。

    郭甫微微点头:“嗯!我看此人心思缜密,之前还玩世不恭,一副小人嘴脸,让人恨之入骨,现在竟然翻盘了。”

    “恐怕一会他还有后招,让仕子们彻底信服,他之前的小人嘴脸,都是被赵宝坤的下作所逼,才愤而反击。”

    “到时候赵宝坤就很难收场了!真不知道赵程是怎么教孩子的,胸无点墨,更毫无城府,可惜可惜啊!”

    郭甫不愧是久居朝堂,位高权重的大人物,一语便道破了事情的真相。

    “侍郎大人明鉴,如果真是赵宝坤故意设的局,在下以后定要和他割袍断义,永绝来往!”郑有为心中一阵后怕。

    侍郎大人该不会也看穿自己参与其中吧?

    那可真是完蛋了!

    他现在恨不得把赵宝坤从船头拽下来,一顿暴打!

    郭甫没有再接话,反而开口说道:“四位才子既然已经独立船头了,怎好临时取消,这不是让天下仕子都空等一场吗?”

    “不如我给你们出个题,如何?”

    大家循声看去。

    仕子当中,还是有些认得郭甫的。

    “吏部侍郎郭甫?”

    “学生参见郭大人!”

    “参见郭大人!”

    吏部掌握着三品以下官吏的任免职权,所有天下仕子对吏部官员,大多以学生自居。

    看到郭甫的出现,那些仕子都纷纷施礼。

    更为震惊的则是沈家几人。

    吏部侍郎怎么也在这里?

    小安完了!

    刚刚那么猖狂,都被人家看在眼里,以后还想在仕途上混,怕是再无可能了!

    沈大福面如死灰,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恨不得现在就冲上船头,把沈安拽下来狠狠打一顿。

    “我刚刚看了沈公子的对弈,确实不错,棋法甚至有先贤之风,出人意表,就是不知文采又如何?”

    郭甫走到船头,满脸笑容地看着沈安。

    “侍郎大人见笑了!刚刚在下狂妄,还望侍郎大人明察秋毫。”沈安眼神中闪过一丝诧异,他没想到一直搅局的中年人,竟然是吏部侍郎。

    早知如此,刚刚就应该收敛一些。

    “明察秋毫?有意思!”郭甫轻声低吟,他的判断果然没有错。

    沈安这话里有话,是在为接下来的表演,打好铺垫。

    不过郭甫并没有纠结于此,沈安的聪明,他看在眼中,就是不知文采又如何。

    “四位才子,刚刚赵宝坤说要你们以明月为题,我觉得这个提议还是不错的!”

    “你们就以此为题,题材任选,赋诗作词都可,只要能将胸中的笔墨都展现出来即可!”

    王瑞听完之后,第一个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在下先献丑了!”

    “玉颗珊珊下月轮,殿前拾得露华新。至今不会天中事,应是嫦娥掷与人。”

    王瑞果然是个集贤三才之首,竟然剑走偏锋,与大多数以月寄情的诗不同,他的这首诗十分轻松,毫无忧愁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玉颗珊珊下月轮,殿前拾得露华新!真是一首好诗!想象一下桂花上的露珠和月光交相辉映,这画面太美了!”

    “王瑞那可是胡炎武老先生最得意的门生,作首诗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!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,人家作诗都没怎么想,直接就出口成章了,我真是自愧不如!”

    “赶紧记下来,说不定以后用得上呢!”

    仕子们惊声四起,郭甫也点头赞许了一声。

    接下来,郭甫自然不会一直当主持,还是交由赵宝坤来负责。

    邱楚和赵子澄则分别作了一首五言绝句,同样是技惊四座。

    三人的锋芒一时无二,甚至有些佳人已经开始骚动,不断往人群最前面挤。

    各自呼喊着自己心中钟爱的那个名字。

    赵宝坤有些得意了,朝着集贤三才拱了拱手:“三位才子惊才绝艳,好诗好诗!”

    随后一脸奸计得逞的模样,笑嘻嘻地绕着沈安走了一圈。

    “沈公子,接下来该你了!要不要多给你一些思考的时间啊?”

    “我刚刚看你一直在认真地听着,心中应该也酝酿了几句吧?”

    “不过,你可千万不能直接抄袭哦,那可会把你们沈家的脸给丢尽了!”

    沈安伸手一把将赵宝坤推开。

    “别靠这么近,你身上太臭了!”

    “三位才子的大作都选择了绝句,那我再作诗的话,就有些雷同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献丑给大家来一首琵琶仙!”

    与众不同!

    他要作词。

    而且还是词曲中,相对比较少见的词牌琵琶仙。

    这是要自我挑战吗?

    仕子们都好奇地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在万千注目的视线中,沈安一抖手,折扇轻摇,飘逸无比。

目录 存书签 上一章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