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繁體
第28章 布商联合抵制
上一章 书架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
    片刻后,沈安一干人被带进花园。

    “一日不见,如隔三秋,荣小姐越发迷人了!”

    沈安摇着折扇,不客气的将荣锦瑟的茶拿过来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啧!真香!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荣锦瑟从未见过这么厚颜无耻的人!

    那可是她的杯子!

    水眸蒙上一层霜寒,悠悠看向沈安:“沈大少爷造访我荣府,不会是为了讨茶喝吧?”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那倒不是。”

    但沈安总稿不能说,他有家不能回,想带着十三、李二狗等人在荣家住几天,还想让荣锦瑟帮他找制作香水的材料。

    真要这么说了,恐怕美人得将他赶出去!

    沈安落座石椅,漫不经心的给自己续了杯茶,却瞥见桌上的一堆账本,以及荣锦瑟脸上的憔悴。

    他敏锐的开口:“荣小姐,荣家出了何事?”

    荣锦瑟俏脸上浮现出一丝愕然,自己什么都没说,沈安怎么知道荣家出事了?

    “哼!还不都是因为你!”

    荣锦瑟未开口,荣管家溪憋不住了。

    也不顾自家小姐喝止,一股脑将荣家此刻遇到的危机倒了出来:

    “沈公子虽帮我家染出紫色布料与七彩祥云,让我荣家赚了钱渡过危机,但也正如此,荣家遭来嫉妒,京城布商联合抵制荣家,称荣家不尊商业规则,私抬布价,致使市场混乱。”

    布商联合抵制?

    听到这里,沈安正了正色,抬眼正好看到荣锦瑟美眸之中潜藏着丝丝缕缕的担忧。

    看来这事儿不小!

    虽说荣家一下子拿出紫色布料和七彩祥云会让同行眼红,但就算嫉妒,没有人带头,这事也是成不了的。

    “查出来是谁人从中联合京城布商么?”

    沈安站起来,眼神多了一丝清明犀利,与之前漫不经心的样子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这锐利的目光,让荣锦瑟微微一愣。

    脑海中浮现出那日沈安在布行帮她解决问题的样子,鬼使神差的就将调查出结果说了出来:“孙喜望。”

    “孙家?”

    沈安快速在脑海中过了一遍有关于孙家的资料。

    他穿越过来不久,对京城很多世家的了解都源于前身。

    可就仅靠原主记忆中的了解,他都知道这事不可能是孙家主持的。

    孙家只不过是近两年才发展壮大的布商,在京都虽然财大气粗,但远远没达到能联合所有布商的地步。

    孙家甚至连京都商会都没进去,哪有这本事?

    “不可能是孙家,孙家实力虽强,但没强到能联合所有布商的地步。”

    “京城布商,莫说我沈家是孙家说不动的对象,便是再次一档的郑家和周家,也不是一个小小孙家能串合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,这个事情我也想到了。但背后指派之人是谁,还没打听清楚。”

    荣锦瑟轻轻摇头,眉间愁绪没有减少。

    “不急。”

    沈安摆摆手,整个京城的布商世家在脑海中铺开。

    “十三,你带几个乞丐出去,在京城布商店、酒楼和茶楼周边徘徊,打探一下消息。”

    顿了一下,沈安从怀中取出五十两的银票交到十三手中,吩咐道:“不要亲自露面查探,去找城内乞丐乞讨之时打探即可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老大,我这就去。”

    做完这些,沈安翘着二郎腿,悠哉悠哉品着茶等消息。

    而荣锦瑟却愣住了,刚刚她的思路不知不觉便被沈安带偏了,跟沈安说了荣家的事。

    不过,沈安这是在帮她?

    回过神来,她仍觉得有些不真实:“沈公子,为何这么大力帮我荣家?”

    “荣小姐不是已经猜到了么?”

    沈安微微一笑,忽然放下茶杯,靠近荣锦瑟。

    目光灼灼盯着她白皙细嫩的脸颊。

    这容貌,当真是倾国倾城!

    弯弯的柳叶眉,清澈灵动的水眸,精巧的琼鼻,还有一张粉嫩诱人的红唇……

    妥妥的纯天然大美女啊!

    他会帮荣锦瑟,确实是为了这天然的美色!

    四目相对,庭院里的气氛瞬间暧昧起来。

    荣锦瑟的脸颊肉眼可见的爬上一抹红晕。

    想起那日沈安对她说“就当给你攒聘礼了”,她唯一能想出的一个理由就是,这沈安在打她的主意!

    这下,荣锦瑟脸更红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直到夕阳西下,被沈安派出去的十三才气喘吁吁的跑回荣府。

    虽然大汗淋漓,但他却一脸兴奋:“公子,事情查的七七八八了!”

    沈安递给他一杯茶,咕咚咕咚喝了之后,才将一下午各个布庄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经过兄弟们一下午观察,这次京城布商联合,的确是有人经孙喜望的口,下了命令,让那些地方上的胚布商不准将原材料售卖给荣家。”

    “而下令之人,据说是赵家。”

    赵家?

    沈安第一个想到的便是赵宝坤。

    这狗日的纨绔子弟!

    还真像是个甩不掉的狗皮膏药。

    没完没了!

    而听到这个消息的荣锦瑟,则是一脸的沮丧。

    常言道,民不与官斗。

    惹上孙喜旺,荣家顶多是亏点钱。

    可现在是京兆府府尹大人的公子,荣家的下场只有一个,家破人亡!

    “哎!难怪现在胚布的价格这么低的行情下,我们开出比市价高两成都没人肯给我们供货了!原来是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荣锦瑟秀美紧蹙,一脸绝望:“可,我荣家从未得罪过赵公子,为何他会突然针对我荣家?”

    荣锦瑟心中万分不解,他们荣家家业不大,但族人复杂,平日里族人出行都会被老太太叮嘱,莫要主动惹事。

    怎的就突然得罪了赵宝坤了?

    “是不是哪里弄错了?”

    怀着万一的心情,一旁的荣管家同样满是绝望,忍不住再次确认一遍。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沈安摇摇头,对于那赵宝坤为何会找上荣家麻烦一事,心中已然有了一个大概。

    “昨晚我刚打了赵宝坤一顿,今日又让他被当众杖责五十大板。”

    “以他的渠道,应当能知道我前些日子帮助荣家对抗孙家的事情。为报私人恩怨,选择出手对付荣家……是他的性子。”

    轻笑一声,沈安毫不掩藏对赵宝坤的鄙夷。

    “什么,我荣家有此一遭,全都是你牵连的?”

    沈安话音刚落,荣管家怒瞪着沈安,眼中似有恨意升起。

    “荣叔。”

    还是荣锦瑟轻声制止,荣叔才没对沈安动手。

    “小姐,您为何不让我说?”

    荣管家回头看向荣锦瑟,在他看来,荣家会被赵宝坤针对,全都是受到了沈安的牵连。

    若不是沈安得罪赵宝坤,对方又怎会让对付荣家?

    “因为你家小姐害怕,怕你把我也得罪了。”

    沈安未等荣锦瑟说出口,就直接接了过来,眼中略带着笑意的看着荣管家。

    荣锦瑟却是一愣,沈安是它肚子里的蛔虫吗?这也知道?

    荣家此刻危在旦夕,确实不能再树敌了。

    更何况,沈安也算对荣家有恩,她不能因此就迁怒沈安,否则不就成了放下碗就骂娘了吗?

    “是,是老仆多言了。”

    荣管家也是聪明之人,立刻就领会了荣锦瑟的意思,冲着沈安所在鞠躬以示歉意:“此前所言,皆是老仆不知尊卑。还望沈公子勿要引起恼了荣家。”

    “不碍事。”沈安摆摆手,没怪罪荣管家,毕竟他也是在为荣家考虑。

    只是,沈安脑子里却在思索一件事,赵宝坤这人四肢发达、头脑简单。

    虽然小肚鸡肠,却心计不深,以他那猪脑子,绝对想不到去打压胚布商。

    所以,在赵宝坤的后面还有人。

    可这人,应当是针对他沈家才是。

    为何又突然调转了矛头,针对起荣家了?

    他脑子里灵光一闪,敏锐地察觉到了荣锦瑟话里的重要信息。

    打压荣家,压低市价。

    这两者似乎是在同时进行!

    他心中起了疑惑后,立刻想到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郑有为!

目录 存书签 上一章 下一章